就像观众从来没有管过他们家的事

  在剧本未成形之前,我们便私下商量用小剧场的形式演。但是小剧场的内涵是什么?我们却不了解。小剧场的空间非常适合这部戏,至于它跟观众的互动程度和排练的自由程度却是我始料不及的。我发现小剧场与观众之间的交流未必是行为上的,可能在精神层面上更多。就拿《伤逝》来说,观众有一种邻里家漠然旁观式的介入,就像观众从来没有管过他们家的事,但是他们家所有的事观众都知道。观众茶余饭后会聊天,但是绝不当着这两个人说话。

  小剧场的包容度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就拿排练来说,相信一开始这对剧组的三位演员来说,都是一个痛苦的经历。首先拿小生演员来说,他脚下穿的皮鞋没有云头鞋的厚度,动作都不会做了,站在原地竟不敢迈一步;我们传统舞台上的花旦来演子君,很多传统的动作也得与现代人的动作对接;《伤逝》的叙述者,我们用的是传统戏彩旦这个行当,但现在看到的东西毕竟不同于以前的彩旦,因此表演也要调整。在此情形下,我们让演员根据剧本的规定情境抛掉剧本,比如,两个人吃饭发现餐桌上的菜不够,两个人就开始吵架,一个吵,另一个接,直到没词接,我们再想办法。有时候,两人争吵时,子君真的哭了,涓生也很恼火。这样排戏,两个人的工作量很大,耗神耗力气。戏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磨出来的。虽然没有水袖,没有围巾,皮鞋跟薄底一样,但演员的自由度却相当大。

  □吴双 《伤逝》技导

图片 1

  我本不看小说,偶翻书,读了《伤逝》,遂一口气读了5回。我被小说中的独特味道给吸引了。小说中的含蓄是写意的,主人公在梦境中穿梭的想象情景,让我觉得这部作品能搬上昆曲舞台。1998年时,我跟单位的老师们提起这个想法,竟无一人赞同,大约是觉得昆曲做现代戏是“大不敬”的事。2002年,机缘巧合,我遇到一位复旦的学生,两人一拍即合,便开始“鼓捣”《伤逝》。

昆曲《伤逝》

  《伤逝》用普通话和韵白来区分时空,我觉得这还是比较成功的。当然,韵白如何适用于现代戏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探索,因为不是所有的现代戏都是适合用韵白的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